大发再败中国,一汽华利30万元贱卖

由于大发在一汽华利屡遭败绩,于是日本大发决意另寻合作伙伴。2006年,大发又与一汽吉林进行技术合作,在吉林生产大发森雅轿车,但森雅也没能给大发带来成功,上市一年多来,森雅在市场上没有多大反响,每月的销量仅有几百辆。大发在中国的新事业才刚起步,老基地一汽华利又面临被甩卖的命运,因此大发在中国的前途将更加渺茫。

其实大发在中国市场并不乏拥趸——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满街跑的黄“面的”“天津大发”就是最好的佐证。

然而,意欲再写辉煌的大发在重返中国不到三年后,不得不再次吞下失败的苦果。

近日,记者从天津产权交易中心了解到,因严重亏损,享有“国内微型汽车先驱”之称的一汽华利,其100%股权于3月18日起挂牌转让,挂牌价仅30万元。一直以生产日本大发车型著称的一汽华利濒临倒闭,使大发在中国的事业再受重创。根据公告信息,一汽华利注册资本5亿元,资产总额接近8亿元,但目前净资产评估值只有24.25万元,上年主营业务收入7167.36万元,大幅亏损1.3亿元,已严重资不抵债。

由于并没有掌握销售渠道,大发只能从一汽吉林那里收取技术转让费和品牌转让费,但在中国市场有限的销量并没有给大发带来源源不断的收入。在衡量投入与产出后,大发萌发了退意。

1984年一汽华利(原天津华利,2002年6月“天一重组”后更名为一汽华利,成为一汽集团控股子公司)首批被国家定点为微型汽车生产基地。同年从大发以技术引进方式生产的“天津大发”微型汽车投产。在《北京出租车的历史》这一博文中,博主写到,“从1984年9月25日下线到1998年12月23日被送进首钢的化铁炉,这种从日本大发引进技术在天津生产的微型面包车成为北京第一代出租车。”凭借累计生产近50万辆的业绩,1997年一汽华利跨入了全国五百家大型企业行列。

一汽华利汽车有限公司曾是一汽集团旗下唯一的一家微型特色乘用车生产基地。近年来在市场上几近销声匿迹的一汽华利在上世纪80年代曾以“天津大发”享誉全国。1984年一汽华利首批被国家定点为微型汽车生产基地。同年从日本大发公司引进技术生产“天津大发”微型汽车,已累计生产近50万辆。前几年一汽华利曾引进生产大发技术的达路特锐小型SUV,但由于定价过高,2005年被迫停产。同样源自大发技术的微型面包车“幸福使者”也因车型老化在与长安、上汽通用五菱的竞争中败下阵来。

据大发2009年4月公布的2008财年(2008年4月1日~2009年3月31日)报告显示2008财年销售收入较2007财年下降4.2%,为16313亿日元,但利润却大幅下滑至220亿日元(约合2.27亿美元),降幅高达36.8%。

在公告中,大发单方面解释了“摘牌”的原因:大发与一汽集团旗下的吉林汽车共同自2007年6月开始销售大发品牌的小型多功能乘用车“森雅”。但是,上市后经过两年,2008年的年销售数为5100辆。

但是一汽华利尚有一线生机。目前转让方一汽集团要求接盘者是注册资本不低于15亿元的轿车整车生产国内企业。业内认为,一汽华利的“壳资源”对于迫切需要轿车“准生证”以及亟须扩大产能的企业很有吸引力。目前江铃控股、长丰汽车、福田汽车等车企仍在苦苦寻求轿车生产资格,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家企业要接手一汽华利的消息。

据张昊英介绍,到2009年6月末,吉汽大发的经销商只有84家,远没有达到120家的计划。“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吧,我们已经做出了努力,但最终没有完成。”

2006年10月,大发卷土重来,与一汽吉林按50∶50股比合资建立了一汽大发车身部件有限公司,并达成了以技术转让方式生产大发车型的协议。翌年6月21日,悬挂大发标识,同时也是大发重返中国的第一款车,森雅正式上市。

“汽车制造商很少在中国遭遇销售不佳的境况,中国是在全球经济衰退之际仅有的汽车需求增长的市场之一。”对于这次变故,外媒的评价颇为有趣。

据张昊英介绍,到2009年6月末,吉汽大发的经销商只有84家,远没有达到120家的计划。“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吧,我们已经做出了努力,但最终没有完成。”

在日前卖掉最后一辆大发森雅后,位于北京南四环外的一汽吉林大发4S店内就剩下一辆孤零零的大发品牌展车了。

虽然国产化率已超过80%,但售价超过7万元的森雅显然在同级别车型中并没有竞争力。同时由于借助了一汽吉林的销售渠道,并与一汽吉林“佳宝”微型车共同销售,也让大发重建、提升品牌的愿望落空。

大发,这家上世纪80年代凭借黄“面的”“天津大发”而被国人所熟知的日本车企,在2006年重返中国市场两年多后不得不面对“摘牌”的窘况。

“(对与一汽吉林的合作项目)我们投入了很多资源,已经超过了公司的实力,但是没能看到应有的效果。”张昊英坦承,这已经超出了大发现有的体力。

7月17日,大发公司发布公告,公司于2009年6月30日与一汽集团、一汽吉林之间,签署了以与吉林汽车的技术许可合同等为基础的在中国合作事业框架变更的备忘录。备忘录主要内容包括:商品品牌由大发品牌变更为一汽品牌;将继续现行的技术许可合同,大发与吉林汽车以及一汽集团的合作关系没有改变。

大发,这家上世纪80年代凭借黄“面的”“天津大发”而被国人所熟知的日本车企,在2006年重返中国市场两年多后不得不面对“摘牌”的窘况。

从曾经的辉煌到败走中国市场,“当时我们没有抓住机会,就像一对男女谈恋爱,能不能结婚要靠缘分,我们和天津没有缘分。”大发社长箕蒲辉幸在2007年4月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当时是合作但没有合资,那时是小型车不受欢迎的时代。”

从2009年年初开始,一汽吉林汽车公司的中方员工发现自己身边的日方同事越来越少;而最多时,这一人群曾达到150多人。7月17日,日本大发公司发布公告称,在中国生产和销售的汽车品牌“大发”将更改为一汽集团的品牌。“现在基本就剩车身零部件制造公司的人了,其他人都陆续回国了。”有大发中国事务所工作人员给出了“答案”。

“我们现在连定金都不敢收,新车可能要到年底才能上。”这家4S店的销售顾问还不知道,或许在未来两三年里,他们店里都不会再出现挂有大发标识的新车了。

其实大发在中国市场并不乏拥趸——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满街跑的黄“面的”“天津大发”就是最好的佐证。

虽然国产化率已超过80%,但售价超过7万元的森雅显然在同级别车型中并没有竞争力。同时由于借助了一汽吉林的销售渠道,并与一汽吉林“佳宝”微型车共同销售,也让大发重建、提升品牌的愿望落空。

不过代替“面的”的“幸福使者”和随后投产的“特锐 ”都因产品定位原因无疾而终。

不过代替“面的”的“幸福使者”和随后投产的“特锐”都因产品定位原因无疾而终。

“我们现在连定金都不敢收,新车可能要到年底才能上。”这家4S店的销售顾问还不知道,或许在未来两三年里,他们店里都不会再出现挂有大发标识的新车了。

黯然换标

“去年年底三方(大发、一汽和一汽吉林)就开始了综合的谈判。”张昊英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三方达成的初步共识认为,进行品牌变更,挂一汽的标识。这可以理解为,大发虽然放弃了能带来一定收益的“贴牌费”,却可以通过增加销量,从中方获得更多的技术转让费。

“这些细节还都在谈。”张昊英表示,“还没有时间表。”截至发稿时,一汽吉林副总经理田青久的手机仍处于关闭状态。

大发还会“三返”中国吗?答案并不乐观。

大发还会“三返”中国吗?答案并不乐观。

现在唯一尚不明朗的是双方于2006年10月签署的那份车身部件合资协议——一汽吉林是否愿意买下这家合资公司中属于大发的一半股权。

“去年年底三方(大发、一汽和一汽吉林)就开始了综合的谈判。”张昊英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三方达成的初步共识认为,进行品牌变更,挂一汽的标识。这可以理解为,大发虽然放弃了能带来一定收益的“贴牌费”,却可以通过增加销量,从中方获得更多的技术转让费。

从曾经的辉煌到败走中国市场,“当时我们没有抓住机会,就像一对男女谈恋爱,能不能结婚要靠缘分,我们和天津没有缘分。”大发社长箕蒲辉幸在2007年4月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当时是合作但没有合资,那时是小型车不受欢迎的时代。”

“(对与一汽吉林的合作项目)我们投入了很多资源,已经超过了公司的实力,但是没能看到应有的效果。”张昊英坦承,这已经超出了大发现有的体力。

据大发2009年4月公布的2008财年(2008年4月1日~2009年3月31日)报告显示2008财年销售收入较2007财年下降4.2%,为16313亿日元,但利润却大幅下滑至220亿日元(约合2.27亿美元),降幅高达36.8%。

从2009年年初开始,一汽吉林汽车公司的中方员工发现自己身边的日方同事越来越少;而最多时,这一人群曾达到150多人。7月17日,日本大发公司发布公告称,在中国生产和销售的汽车品牌“大发”将更改为一汽集团的品牌。“现在基本就剩车身零部件制造公司的人了,其他人都陆续回国了。”有大发中国事务所工作人员给出了“答案”。

由于并没有掌握销售渠道,大发只能从一汽吉林那里收取技术转让费和品牌转让费,但在中国市场有限的销量并没有给大发带来源源不断的收入。在衡量投入与产出后,大发萌发了退意。

2006年10月,大发卷土重来,与一汽吉林按50∶50股比合资建立了一汽大发车身部件有限公司,并达成了以技术转让方式生产大发车型的协议。翌年6月21日,悬挂大发标识,同时也是大发重返中国的第一款车,森雅正式上市。

“汽车制造商很少在中国遭遇销售不佳的境况,中国是在全球经济衰退之际仅有的汽车需求增长的市场之一。”对于这次变故,外媒的评价颇为有趣。

然而,意欲再写辉煌的大发在重返中国不到三年后,不得不再次吞下失败的苦果。

在日前卖掉最后一辆大发森雅 后,位于北京南四环外的一汽吉林大发4S店内就剩下一辆孤零零的大发品牌展车了。

曾经辉煌

曾经辉煌

“买下来的可能性大。”有业内人士表示,此次森雅换标,有大发的原因,但也和一汽做强做大自主品牌有关系。而买下车身部件资产有助于提升一汽的零部件水平。

7月17日,大发公司发布公告,公司于2009年6月30日与一汽集团、一汽吉林之间,签署了以与吉林汽车的技术许可合同等为基础的在中国合作事业框架变更的备忘录。备忘录主要内容包括:商品品牌由大发品牌变更为一汽品牌;将继续现行的技术许可合同,大发与吉林汽车以及一汽集团的合作关系没有改变。

“销量只是一个背景,更主要的原因是我们觉得大发的品牌认知度还不够,没有把小型车的品牌充分展现给消费者。”大发中国事务所主任张昊英并没有回避大发森雅销量低迷的背后原因,“而且经销商的建店速度也没有达到原来的计划。”

黯然换标

告别中国?

“销量只是一个背景,更主要的原因是我们觉得大发的品牌认知度还不够,没有把小型车的品牌充分展现给消费者。”大发中国事务所主任张昊英并没有回避大发森雅销量低迷的背后原因,“而且经销商的建店速度也没有达到原来的计划。”

现在唯一尚不明朗的是双方于2006年10月签署的那份车身部件合资协议——一汽吉林是否愿意买下这家合资公司中属于大发的一半股权。

“这些细节还都在谈。”张昊英表示,“还没有时间表。”截至发稿时,一汽吉林副总经理田青久的手机仍处于关闭状态。

1984年一汽华利(原天津华利,2002年6月“天一重组”后更名为一汽华利,成为一汽集团控股子公司)首批被国家定点为微型汽车生产基地。同年从大发以技术引进方式生产的“天津大发”微型汽车投产。在《北京出租车的历史》这一博文中,博主写到,“从1984年9月25日下线到1998年12月23日被送进首钢的化铁炉,这种从日本大发引进技术在天津生产的微型面包车成为北京第一代出租车。”凭借累计生产近50万辆的业绩,1997年一汽华利跨入了全国五百家大型企业行列。

告别中国?

在公告中,大发单方面解释了“摘牌”的原因:大发与一汽集团旗下的吉林汽车共同自2007年6月开始销售大发品牌的小型多功能乘用车“森雅”。但是,上市后经过两年,2008年的年销售数为5100辆。

“买下来的可能性大。”有业内人士表示,此次森雅换标,有大发的原因,但也和一汽做强做大自主品牌有关系。而买下车身部件资产有助于提升一汽的零部件水平。

本文由必威网站发布于购车导航,转载请注明出处:大发再败中国,一汽华利30万元贱卖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